2008年1月28日星期一

博益停業





博益停業,網上的討論非常熱鬧。博益曾陪伴一代人的成長 。

近日不少記者也來電追訪,希望我拿博益的前前後後談論一下,好與2000年代異同作比。作為上一世紀80年代的工作人員,談談博益源起及今日現況與大環境的關係,似乎責無旁貸。


不敢對後輩的工作妄加評論,大家都要面對市場競爭和機構主事人的限制,不如把我們那個時代博益的特色和想法介紹一下。

雖然無線電視高層對出版和文學不感興趣,辦博益目的也不在乎甚麼文化使命,但我們這些實際執行的管理人員和編輯都是文藝青年出身,愛好讀書,也有意利用在博益辦出版的機會,出一些自己感興趣的書。結果大家有目共睹,博益一方面出版一些銷量突出的流行書暢銷書,也不時會試一些銷量平平的小眾書作平衡,兩面兼顧。

我們明白出版是十年樹木的事業,所以雖然手頭不乏林燕妮﹑黃霑﹑倪匡﹑李曾鵬展等暢銷作家,仍然努力發掘新人,到今天為止,香港不少著名作家的處女作,都是由博益出版的。顏純鈎參加博益徵文比賽以寫實主義手法寫的短篇《背負人生》拿到冠軍,博益出版了他的短篇小說集《紅綠燈》。畢華流交來首作《主席手記》時剛大學畢業當老師,戰戰競競拿稿子上來,還怕我們把他的作品送給無線電視創作組偷橋。梁望鋒交來作品時是個中三學生。宋韶光出版玄學叢書時還在浸會書院歷史系當老師。黃易交來玄幻小說初稿時,是博物館的助理館長。出版新人作品需長遠投資,講識見講膽色,出版社不一定能賺錢, 今時今日也沒有幾多出版社肯冒這個風險,寧願叫新人自己出錢自資出版,或是向藝術發展局申請贊助,花納税人的錢最得體。

80年代後期,博益與當時《號外》雜誌出版人合作,推出曾在《號外》發表文章主要作者的結集:《城市筆記》系列,曾經令讀者耳目一新。《城市筆記》系列的書現今在網上拍賣,居然奇貨可居,賣得幾倍價錢。早知如此受歡迎,當日應多存幾本樣書,留存至今保證能發點小財(一笑)。

雖然博益出版的書以通俗為主,我們也不停發掘新書品種,從台灣引進了蔡志忠的《漫畫經典》﹑日本引進赤川次郎的《三色貓》推理系列和村上春樹﹑還率先在香港推出投資理財系列叢書﹑翻譯過日本Sony老闆盛田昭夫的《Sony與我》﹑《麥當勞》等國際有名的作品。生活通系列也是博益的強項,因用全彩色印刷,李曾鵬展食譜首印一萬冊,今天出版同業還當作天方夜談。其他還有李英豪的種花﹑養寵物﹑玩賞收藏等系列,都有不錯銷量。當時的想法是出版需要多元化,不同書種,不同系列並舉,希望能平衡發展,避免某類書市場萎縮後出版無以為繼。現今回顧,這個想法還是全面而合理的。

到了2000年代,這些80年代的想法有多少繼承下來,我作為當事人不好月旦,還是交還公眾作評論好了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